舟山机械设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机床设备

强身固本钢铁业十三五规划需要大智慧

2021年11月17日 舟山机械设备网

强身固本 钢铁业“十三五”规划需要大智慧

或许正是由于全行业亏损不断,举步维艰,下一个五年发展规划的制定才更受业界关注。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日前举行的2015中国钢铁规划论坛,比以往任何一届都要火爆,而大家参会的目的只有一个:如何脱困?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刘振江表示,钢铁工业在脱困中发展需要大智慧,不能急于求成,也不能好高骛远,必须立足企业自身,重在强身固本,扎实推进。

对于钢铁行业存在的产能过剩“病灶”,工业和信息化部产业政策司副司长辛仁周表示,必须综合运用环保、能耗、工艺技术、装备规模、质量和安全等多类标准,加快扩大能耗、环保等标准的应用范围,健全落后产能法制化淘汰机制。

产能过剩“病灶”在发作

目前,钢铁行业的困难显而易见。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“三期叠加”的压力没有缓解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;同时,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矛盾突出,环境和要素约束加大,市场秩序不规范,亟须更新发展理念。

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同样认为,未来钢铁行业的发展规划要适应经济新常态,作为传统行业不能再用传统方式经营,而要抓住市场变革机遇,提升竞争力,实现由大变强。

在刘振江看来,钢铁工业“十三五”规划的制定,还必须紧紧抓住化解过剩这个“牛鼻子”。

“金融危机之前钢铁行业也出现过一些过剩,但是可以通过增加出口进行消化。金融危机以来,钢铁产能过剩问题经过了由水涨船高状态到水落石出状态的转变。”刘振江表示,金融危机爆发时的大增产当时图一时痛快,现在却消化不良,胀得肚子难受。据统计,从2009年到2011年的三年间,我国钢铁产能增加了2亿吨,2013年进一步增加到8.2亿吨。

钢铁大增产的后果是进口矿价一度抬高到190美元/吨以上,疯狂的石头乘机盈利,随后钢价大跌,钢厂微利甚至亏损运行,2013年钢铁行业效益降至13年来的最低点。更为严峻的是,尽管现在矿价已经大跌,可是钢铁行业还是止不住亏损,其原因在于吨钢矿价下降额度小于钢价下降额度,今年前两个月,吨钢矿价下降100元,而钢价降幅超过300元。

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从2010年到2014年,我国累计淘汰炼铁产能1.2亿吨、炼钢产能9000万吨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产能过剩矛盾,但目前淘汰落后产能又面临新情况。

“现在装备规模标准界定的落后产能数量已经不多,下一步应更多依靠国家强制性环保等标准推进。”辛仁周表示,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难度更大,推进过程中遇到了企业职工安置、资产处置以及对一些地方经济发展和财政收入造成影响等问题,尤其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这些矛盾会更加突出。

对此,辛仁周认为,淘汰钢铁落后产能必须综合运用多类标准,加快扩大能耗、环保等标准的应用范围,加大执法检查力度,健全落后产能法制化淘汰机制。

最难过的五年来临

最新统计数据显示,今年1月份大中型钢铁企业再次出现总体亏损,2月份亏损额进一步加大,亏损面近50%,3月份仍是订单不足、库存增加,一季度全行业亏损已成定局。

在全联中小冶金企业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的眼中,“十三五”期间将是钢铁行业最难过的五年。根据世界发达国家和产钢大国的发展规律,当人均产钢达到600公斤便进入峰值平台,五年之后开始大幅下降至人均500公斤,从而进入产能严重过剩阶段。按照这一规律,我国人均产钢在2013年就已达到600公斤,按照五年平台期计算,2018年人均产钢将减少到500公斤,折算成钢产量约为6.5亿~7亿吨,即在目前8亿多吨钢的基础上减掉1亿~1.5亿吨。“因此,2015年和‘十三五’期间,特别是2018年以后,将是中国钢铁日子最难过的时期,全面开始进入‘寒冬’。”赵喜子说。

在我国超过8亿吨的粗钢总产量中,民营钢铁企业占到半壁江山。赵喜子预测,受到新环保法以及企业自身原因等影响,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民营企业钢产量将缩减9000万吨左右。

按照新环保法的要求,民营钢铁企业吨钢成本将增加80~100元。对于200万吨以上且资产质量较好的企业,特别是300万吨以上的企业来说,这部分环保成本很快就能够消化。相比之下,年产量100万吨左右尤其是100万吨以下的钢铁企业,将受到最严峻的生存威胁。

“这部分企业由于综合实力相对较弱,转型升级难度大,合规审查难以通过,并且资产规模小、环保欠账多,五年内将全部淘汰出局,这部分产能将达7500万吨左右。”赵喜子说。

此外,由于各种原因资金链紧绷的少数钢铁企业也将出局,其产能合计达到1500万吨。如此算来,“十三五”期间我国钢铁年产量将减少9000万吨,如果算上不纳入国家统计范围的8000万吨“地条钢”,未来五年我国钢产量将大幅减少1.7亿吨。

优化存量是重头戏

刘振江表示,钢铁“十三五”规划涉及转型升级的内容很多,各个企业的侧重点也不一样,但都需要结构调整、节能环保和科技进步。

“调整和优化存量资产是强身固本的大文章,是提升企业竞争力的基础要素,是资产密集型产业结构调整的重头戏,要把优良资产重点放在升级上,把非优良资产重点放在转型上。”刘振江说。

同时,“十三五”规划还要加强企业基础的升级,企业基础不同,升级的基点不同,目标也不同。工业4.0和中国制造2025都提出向智能化发展,生产工艺流程智能化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稳定生产优质产品的秘籍,有条件的企业应在智能化生产和两化深度融合上实现大进步,并在信息化、互联网、大数据应用上对管理、物流、商业模式进行创新。

对于“十三五”规划应该支持的领域,赵喜子也提出了几点建议。一是保持适度的固定资产投资规模,支撑GDP增速达到7%的既定目标,当然这些投资要避免人为强行刺激。同时,政府还要放宽相关投资政策,鼓励民间资本进入。

二是落实企业节能环保投资政策。“十三五”国家将大力发展节能环保产业,钢铁等传统产业是节能环保的主要对象,但钢铁行业因为产能过剩而贷款难,企业节能环保项目也被列入“涉钢”项目不予贷款,这就形成了一个悖论,需要政策层面协调解决。

三是为国内矿山减税。目前我国铁矿山资源税仍按原矿从量计征,一吨精矿税率高达26%,这在全世界是没有的。去年以来随着进口矿价降至80美元以下,受进口矿挤压,目前已有三分之二的国内矿山被迫关闭,这不仅造成资源严重浪费,还可能再度抬高进口矿价格,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尽快研究减税政策,变从量计征为从价计征,并且降低综合税率水平。

四是落实兼并重组后的退出通道。兼并重组是化解产能过剩的一个重要通道,但由于被兼并企业和员工的退出通道不明确,企业主体缺乏积极性,导致迄今为止我国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效果有限。(本文来自中国工业报)